资讯中心
视点·访谈
会员风采
政策·标准
教育·学术
翻译论坛
译史长廊
译史长廊
首页 > 视点·访谈
翻译之本与翻译之为:在实践中演绎
来源: 中国译协网

扬州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周领顺

我从1997年在韩素音青年翻译奖竞赛中获奖至今已有18个年头了。韩素音青年翻译奖竞赛已经获得学界内外的广泛认可。在“百度”输入“韩素音青年翻译奖”,检索到49, 100条信息,在中国知网输入“韩素音青年翻译奖”,检索到286篇专文。获奖者、研究者、组织者和普通读者,各抒己见,反响强烈,其影响之广,从中可见一斑。

我前后读过学士、硕士、博士三个学位,分属英语语言文学、汉语言文字学和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等专业。我既做外语研究,也做汉语研究,而我新近获得的江苏省哲学社科一等奖专著《汉语移动域框架语义分析》,和翻译并不搭界。虽然学术圈子绕大了,我对翻译的兴趣不仅没有降低,反而随着汉语和语言学专业学术背景的深化,更加深了我对翻译的认识。翻译终究是绕着翻译之本和翻译之为而展开的。

所谓翻译之本,是要顾念翻译作为翻译的根本,确保译文和原文如影随形;所谓翻译之为,是要看翻译的实际作为,译者为了特殊的目的,僭越原文也并不稀奇。前者体现于翻译的伦理层面,后者体现于翻译的现实层面。但不管怎样,都绕不开翻译上的一些古老话题。第一,“怎么译”对“怎么评”。该怎么译呢?求真为本。会怎么译呢?务实为用。该怎么评呢?以“忠实”(求真)为本;全面考证意味着客观;理论分析意味着科学。会怎么评呢?会以己律人,即以自己之“履”,套别人之“足”;以“译文”产生的翻译外效果审视翻译内的问题等。评价要尽量避免先入为主。杨宪益夫妇《红楼梦》译本和霍克斯译本谁高谁低之争,就足以说明问题。

就翻译作为一项社会活动而言,既要作语言内评价,应对译文和原文的关系,又要作语言外评价,应对译文和社会需求的关系。翻译是以原文为本、以译文为用的平衡之学。至于平衡之“度”,实际把握的有两类人,第一类是直接影响翻译的译者,第二类是评价翻译质量的译评者。对于译者而言,翻译上的“度”是心理上的、认知上的;对于译评者而言,翻译上的“度”是物质上的、客观上的。不管是对于译者还是译评者,“度”表现在多个方面,比如归化和异化的度、直译和意译的度、翻译和再创作的度等。谈“度”就是谈平衡。许钧说,“翻译是一种‘平衡’的艺术,好的翻译家,就像是‘踩钢丝’的行家,善于保持平衡,而不轻易偏向一方,失去重心。”(2002:87)

翻译是译语再现源语意义程度不等之物或之为(周领顺,2014: 4),所求的是在一个理性的范围内行事。

第二,“准不准”对“好不好”。从鉴赏的角度看,翻译分为“准不准”和“好不好”两个层次。例如:I came to the class so late that I was scolded by my teacher. 译文1:我上课是如此地晚以至于受到老师的批评。译文2:我上课晚了,老师批评了我。译文1是练习词组so...that之用的,所以该词组不翻译出来不对,但在交际场合里,翻译出来则显得呆板,因为有违我们的接受习惯。前人的翻译方法,只表明翻译实施的合法性和可操作性。翻译方法是逻辑思维的结晶,而翻译的过程则是形象思维的过程,译者释放的译文,一定是综合考虑了各种因素(目的因素、读者对象、赞助人的要求、社会的接受度等)的结果,因此任何方法都不可能事先预定,更不能死记硬背和机械套用,那样不仅不能提高翻译的速度,也难以提高翻译的质量和人们对于译文之“好”的认可。

在鉴赏翻译时,绝不会因为译者使用了哪种翻译方法或者凭其使用翻译方法的多寡来评判翻译的好坏。鲁迅《秋夜》里的“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一句,如果采用翻译上的“合并法”,将其变为“我家门前有两棵枣树”,鲁迅能高兴吗?

第三,“实践家”对“理论家”。理论家的作用在于借理论工具提高认识、寻找语言和翻译的规律等,开展翻译批评也是实践的一种。不过,译者最好兼具理论家的眼光,既能评价别人,也能使自己的译文做到有理有据。

“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才最有说服力。例如: Mary Louise is not as naive as she acts. Actually, she’s been dating boys since she was in the seventh grade. When she was in eighth grade, she went to a high school dance with a junior. She loves to firt in a quiet, shy way, and she knows how to blink those big, dark eyes to attract attention. She’s the kind of girl that can steal a boyfriend before you realize what’s happened.

马莉•路易貌似单纯,实则不然:初一学约会,初二邀人舞。最喜卖弄风骚,悄然而羞涩;深谙传情之道,顾盼而生姿。生性若此,俘获男友于未知。

(2)Life, then, is really a dream, and we human beings are like travelers foating down the eternal river of time, embarking at a certain point and disembarking again at another point in order to make room for others waiting below the river to come aboard. 人生就是一场梦,而人若行旅,飘泊于亘古的时间长河:上船终有下船时,河边还有后来客。当我如此翻译而得到学生喝彩时,我悟出中国读者深深的“恋古情结”和对于言简意赅文风的期许。悟出道理,便使翻译由量变走向了质变。在这里,我建议大家多读读《中国翻译》杂志的“自学之友”专栏,它从实践进,从理论出,非好高骛远者所能为。我刚刚在这个专栏发表的散文《石榴花》及其评析《汉语散文英译中的韵味再现原则》(《中国翻译》2014年第5期),可为我上述言论做一充分的注脚。兼顾理论而实践,翻译之本和翻译之为方能得到良性的演绎。

(本文节选自《中国翻译》2015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