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视点·访谈
会员风采
政策·标准
教育·学术
翻译论坛
译史长廊
译史长廊
首页 > 视点·访谈
关于翻译实践与教学的一点思考
来源: 中国译协网

我首先要表达自己内心深处蕴藏已久的感恩之情,感恩《中国翻译》编辑部和天华学院给予我向各位专家老师学习求教的机会,其次要感恩“韩赛”,是她培养了我、造就了我;没有她,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她首先是个公正的平台,让像我这样的农村孩子,也能与来自各地一流院校的学子同台竞技,检验磨砺自己的生平所学,甚至取得好成绩;其次她是个翻译大赛的国际顶级平台,每年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莘莘学子踊跃参赛;她还是个激励的舞台,对于热爱翻译事业的学子来说,这个平台是他们心目中的神圣殿堂,激发他们奋发学习,成为对外文化交流事业的优秀人才。她使众多学子找到了努力的方向和坐标,坚定了从事翻译事业并为之奋斗终生的决心和信心。

多年来,我对翻译的实践与教学有一些自己的认知和思考,借此机会,能与大家一同分享我的感悟,也是一件难得的幸事。我总结出自己的翻译原则,就是“变”(transfiguration),或者说 “脱胎换骨,留心传神”。

如我在给一幅油画配诗的时候,原画意境苍凉,背景音乐遒劲激越,由于时间紧迫,来不及细细推敲,我作了这样一首汉语诗:

中秋

秦月汉风终苍凉, 铁马金铮鬼神伤;

曲尽回肠千百转, 泪洒几重回梦乡?

随后给其配的英语译文是:

The age-old Moon sighs o’er clouds dark an’ desolate,

As metallic melody maketh heaven n’ hell disconsolate.

The anfractuous aria in ever grieving hearts fulminate,

n’ nostalgic tears dreams for the sweet home saturate!

读者可以看到,译文里将“秦月汉风”分别处理成了the age-old Moon和clouds,既没有“秦”也没有“汉”字,因为“秦月汉风”的字面意思虽然有“秦时明月汉时风”的意象,但主要用的是假借的手法,表现的是月和风的古老和苍凉,因此译文加了age-old这个词组来表现其核心含义,而clouds 前面根本没加修饰语!其他如“铁马金铮”干脆用metallic melody 表达;并且metallic melody正好与其后紧跟的maketh构成头韵(alliteration)的修辞手法,用一种音韵美的方式取代原文的意象美。此外,“苍凉”“鬼神伤”“曲尽回肠”等的处理方式,也是遵循“变”的原则,而竭力再现原文悲怆苍凉的况味,意图达到一些原文的审美效果。 这首英文译文和其原文在审美效果方面,似乎勉强能够作到“异曲同工”。

可见,我所说的“变”的翻译原则,即在翻译过程中,必须在充分尊重原文表达形式的前提下,尽可能用地道的目的语的表达形式,真实传递和再现原文的信息、思想内容和文体风格及文化特色,这样才能拿出忠实地道流畅的译文。“脱胎换骨”是手段,其最终目的是再现原文的精神和灵魂,即“心”和 “神”。因为语言是思想交流的媒介和工具;虽然人类的思维有其共性,但世界上的各种语言之间,在表现思想内容和文化特色方面所用语言的形式之间却存在着普遍的差异;可以说,差异是普遍现象,而共性却占很小的比例和次要的地位。以上便是我对翻译实践的一点体会,希望得到专家的批评指正。而关于开拓英语教学领域、发展翻译教学,我也有自己的一点设想。就我的翻译实践来看,社会上需要的多是科技翻译、经贸翻译、法律翻译、工程翻译、IT翻译……。为此,我主张在各高校,首先教授学生文学翻译、打好翻译理论水平和实践能力。在此基础上,从培养学生综合素质和适应市场需求的目的出发,大力进行主要翻译方向的教育训练工作,从而使学生不仅懂外语,而且掌握若干领域的基本知识及其翻译的规律和技巧,从而在面临市场挑选的时候,能够做到从容不迫,游刃有余,表现突出,决胜职场。

(作者宋正华,就职于国家旅游局,北京外国语大学客座教授。1991、1995年和2003年“韩赛”中分别获得一等奖、一等奖和二等奖(一等奖空缺),并多次获优秀奖。本文节选自《中国翻译》2015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