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视点·访谈
会员风采
政策·标准
教育·学术
翻译论坛
译史长廊
译史长廊
首页 > 视点·访谈
对融通中外话语体系建设的几点思考——《求是》英译体会
来源: 中国译协网

(中央编译局 贾毓玲)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8月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加强话语体系建设,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习总书记的这个要求让从事外宣翻译的同事们深受鼓舞,认识到以融通中外为导向的政治话语重建与创新,会极大提高外宣文本的可译度,提升外宣翻译工作的可操作性,减少外宣翻译由于文本的内宣特色太浓而面临的巨大挑战。但是,融通中外新概念新表述的创建艰难而复杂,外宣文本中不适合外宣或难以用外文表达清楚的表述仍比比皆是,外宣文章的选编和改写往往流于形式,外宣翻译所面临的种种困境需下大力气加以改善。

本文通过介绍《求是》英文版若干重要新词语新提法的英文译法及其翻译过程中的一些思考,从创造创新、文化差异、还原性翻译、内外宣有别等角度,来探讨中央编译局《求是》翻译处中外翻译工作者为使中国特色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的译文更加融通中外所做的努力。

1.重要概念的翻译要体现完整性

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的提出,往往代表着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的与时俱进与创新,《求是》作为党刊,它的官方译文也要通过创新来体现出这种新变化和新高度。党的十八大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从四位一体扩展为五位一体,即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随即成为一个独立的概念,出现在《求是》等党政文献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历经三位一体、四位一体的内容扩展,但直到党的十八大之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作为一个独立概念才反复出现,来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整体性和协同性。如果我们的译文只是在传统译文有关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建设的基础上,简单地增加第五个方面,即the overall plan for promoting economic, political, cultural, social, and ecological progress,那么“五位一体”作为一个独立的概念就没有译出,总体布局的译文就会缺少高度。《求是》英文版译者在解读领会十八大政治报告相关文章的基础上,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译为“the five-pronged approach to building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five-pronged,一把餐叉的五个齿,来说明总体布局包含了五个方面的内容;approach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思路和方法,a five-pronged approach表明五个方面要齐头并进,不可偏废。数字+pronged+中心词,是英文常用搭配,如 a three-pronged investigation(从三方面进行的调查); 数字+pronged approach 更是英语常用搭配。“五位一体总体布局”译为a five-pronged approach,可以说达到了中英文形式和意思的完全对等,并且作为一个整体性的概念译文,可以拆分组合,用于党和国家事业建设总体部署的方方面面。

2.重要表述的翻译要注意文化差异

翻译不仅仅是两种语言的转换,文字背后的文化差异是翻译所必须注意和考虑的。尤其是一些比喻性意象,由于中西方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的不同,往往会引起完全不同的联想。“老虎”、“苍蝇”一起打,作为中国反腐之声的口号,它的译文也格外引人注意。“打老虎”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为民除害”的壮举,我们有“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的歌谣,有“武松打虎”的故事,中共重拳出手“打虎”反腐,这个比喻形象鲜明,具有浓厚的民族色彩,一经提出更是家喻户晓、深入人心。但是,在西方文化中“打虎”并非大众化的比喻,尤其在老虎已成为濒危动物的今天,“打虎”如果直译成beat the tigers,就会太暴力,环保人士看了会很不舒服,作为惩戒腐败的比喻也会让人费解。基于文化差异的考虑,《求是》英文版早在2013年翻译中纪委有关文章时,把“老虎”、“苍蝇”一起打,译为not only cage the tigers but also swat the flies,意思是“既关老虎又拍苍蝇,”这个译文保留了“老虎”和“苍蝇”的意象,但避开了“打”字,cage the tigers 作为一个比喻,读者经过联想可了解其意而不致产生误解,把贪污腐化分子都关起来也符合事实。现在国内媒体对这个表述多直译为crack down on both the tigers and the flies,但crack down 只能用作打击犯罪,从文法上讲英文并没有crack down on tigers这样的动宾搭配。国外媒体对中国“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报道有hunt the tigers and the flies的译法,hunt the tigers“猎虎”,很好很主动,但hunt the flies“猎蝇”就不靠谱了。

3.重要提法的还原性翻译要注意词义本质上的区别

中国现代政治经济话语体系中有不少词汇是从西方吸收引进的,中译外时译文采用还原翻译,既准确又专业,如《求是》英文版译文中“人口红利”demographic dividend,“社会保障网”social safety net,“人口抚养比”dependency ratio等,都是对英文原有表述的还原。“新常态”虽然是“习式热词”,但也完全可以借用经济学新常态还原翻译为the new normal

有的重要新词语新表述严格来讲虽然不属于还原翻译,但也可以在英文中找到意思相对应的表述,来忠实传达原文的修辞风格。例如习近平总书记说,“要打破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求是》英文版译为break away from a silo mentality(打破谷仓思维),中英两种表述都与农业有关,都指克服农民意识、打破人为藩篱、树立合作态度,译文和原文虽是两个不同的比喻但意思完全对等。再如,“改革进入深水区”,《求是》译文“China has entered the deep end of its reform.The deep end(游泳池深水区),要游进去面临巨大挑战,“改革深水区”,改革的实施需要攻坚克难,中英文意思很贴切,形式也对等,是不可多得的形神兼顾的直译。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还原性翻译有时会貌合神离,为翻译设下陷阱。“底线思维”是习总书记讲话中有关中国对外政策的重大战略,指处理外交事务要朝最好的方向努力,但也要做最坏的打算,强调中国决不会放弃国家正当利益,绝不能牺牲国家核心利益。“底线思维”与bottom-line thinking长得很像,国内媒体也不乏这样的译文,但the bottom line的主要意思指的是“账本底线”,企业是亏是盈看看账本底端的结算线就会一目了然。那些只顾逐利不顾社会责任的企业,常被批评为bottom-line thinking。如果把贯穿新时期中国外交思想的“底线思维”照猫画虎地译为bottom-line thinking,就会产生中国利益至上舍义取利的负面影响,恰巧迎合了国际上指责中国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国家的论调。《求是》译者在仔细研究多处“底线思维”所处语境的基础上,提出了the worst-case-scenarios(最坏的情况)的译法,  如:把“要有底线思维,处理问题既要朝好的方向努力,也要做最坏的打算”,译为“We must always approach our work with worst-case scenarios in mind, working for the best but preparing for the worst.

4.重要表达的翻译要格外注意对外宣传的负面影响

中国政治话语体系的对外传播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宣传味太浓。正如新华社对外新闻编辑部主任严文斌在其《政治话语传播的难点及突破建议》一文中所说:“政治传播最重要的就是对内动员、对外阐释。在对外传播中,如果把对内动员的东西不加过滤地进行传播,不但起不到正面效果,相反还可能在海外助长中国威胁论”。在翻译中如何淡化和减少生硬甚至强加的宣传味道,是外宣翻译的一个难题。例如:《求是》中文版201415期《学好强军理论、干好强军事业》一文中有 “建设什么样的军队、怎样建设军队,打什么仗、怎样打仗”的表述。这个句子套用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什么是小康社会、怎样建设小康社会”的句式,用于内宣和动员朗朗上口,是完全可以的。但在接下来的《求是》英文版相同文章的翻译中,如果我们将“打什么仗、怎样打仗”按照原文直接译作“What war will China fight and how will we fight it”,就会让外人觉得中国想打谁就打谁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这与我国和平崛起的承诺是背道而驰的,只会助长“中国威胁论”。为了避免或减少负面影响,《求是》译文做了迂回处理:“What war will China be called upon to fight and how should this war be fought?”译文通过增加词汇be called upon,说明要打的仗是必须打的,就像抗战一样,译文后半部分使用被动语态也显得更加客观。译文不像原文那样直截了当,表达更加迂回委婉,这样翻译对外传播的负面影响会少一些、传播效果会好一些。

外宣是一个系统工程,外宣效果好坏首先要取决于外宣文本的创建,取决于选篇是否适合外宣,内容口吻是否能为外国受众接受,编辑是否针对西方读者阅读习惯对文章进行了实质性的改写。中国故事用中文讲好了才可能翻译好,中国政治话语体系的创建融通中外了,它的翻译才有融通中外的前提条件,才能通过翻译环节为外国受众所了解所接受。

本文节选自2015年第5期《中国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