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视点·访谈
会员风采
政策·标准
教育·学术
翻译论坛
译史长廊
译史长廊
首页 > 视点·访谈
如何实现国际传播中的“无障碍”阅读——以北京周报社的传播实践为例
来源: 中国译协网

(北京周报社社长 李雅芳)

《北京周报》是在周恩来总理的亲切关怀下于1958年创刊的,一直秉承向世界说明中国的外宣使命,是国家唯一的英文新闻周刊。 

57年的对外传播实践中,《北京周报》一贯注重贴近外国读者的信息需求和阅读习惯,选择目标读者感兴趣的选题和角度,按西方新闻写作规范直接用英文创作新闻稿,同时兼顾灵活性与原则性的有机统一。下面以几个案例来简述北京周报社在努力提高国际传播实效中的探索和实践。

1.认知中英文语境的差异,避免因过犹不及而影响传播效果

2010年《北京周报》第1期刊发了《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温家宝总理出席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纪实》的英文版报道“Copenhagen Diary”。这篇文章详细记述了温家宝出席2009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情况。译文由权威部门提供,逐字逐句地翻译了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记者采写的中文稿。按照传统的翻译标准,这可以称得上一篇上好的译文。但从对外传播的效果来看,这种做法并不成功。

1.原文: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领导人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发表了重要演讲,宣示了中国政府的一贯主张,呼吁各方凝聚共识、加强合作,共同推进应对气候变化的历史进程;在会场内外错综复杂的形势下,温家宝总理迎难而上,积极行动,以最大的政治意愿和耐心,在与会各方中穿梭斡旋,沟通协调,尤其在会议面临可能无果而终的关键时刻,亲自出面与有关方面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最终推动了《哥本哈根协议》的达成。

提供的译文:in his important speech, to advance the historical process of combating climate change, at the critical moment when the negotiations faced the risk of a breakdown, he personally talked to various parties, with his painstaking and thoughtful efforts…

当时,我社同英国外交部有一个中英联合翻译小组,专门研讨解决中英文转换中一些时政话语(诸如科学发展观等)的翻译问题,时任工作组专员、英国驻华使馆专家凯特•韦斯特加斯(Kate estgarth)在谈她对本文的总体印象时说,这篇文章在西方读者中,是无法达到中方预期的传播效果的。一个严重问题是,译者严格按照中文逐字逐句翻译,造成英文稿中存在大量不必要、不符合西方新闻标准的语句。中国人看来非常积极的一些表述,西方读者却完全不能接受。

韦斯特加斯把这种现象称为overkilloveregging,如同我们常说的“过犹不及”。她认为,一篇新闻报道应该通过摆事实引导读者得出某个结论,而不是试图把结论强加给读者。把结论强加给读者是一种生硬的“宣传”,中国要提高自己在国际上的“软实力”,是绝不能采用这种方式的。如果把本段中的形容词都卸下,按西方新闻写作的要求和西方读者的阅读习惯进行改写的话,译文则流畅很多,而阅读效果也会更佳。

2.认知中外国情不同,适度运用好加减乘法以达到精准传播

政府文件的翻译出版是北京周报社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每期的中英双语文件已成为对外阐释我内政外交、治国理政方针策略的重要内容。

目前,周报还联手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和中国外文局对外传播研究中心,合作承担了中国翻译研究院党政文件翻译简写本的重点项目。总体思路是围绕外国读者的关注点,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简洁明了的句式,使政府文件的英译版更加“读者友好”。

3.熟悉演讲人的风格,采取代入式翻译,避免一译了之、千篇一律

64日,由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及社科文献出版社共同举办的《美国蓝皮书:美国研究报告(2015)》发布会暨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新挑战学术研讨会在京举行。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应邀出席学术研讨会并致辞。研讨会之前,她以“赌一把”的心态决定让北京周报社翻译她的演讲稿。为什么是“赌一把”呢?据说傅莹表示自己早已放弃了国内的翻译。傅莹曾任外交部副部长,做过驻英国大使,多次接受外国主流媒体采访,谙熟对外传播的规律,英文水平更是一级棒!她放弃国内翻译的原因,显然是按传统翻译理念译出的讲稿往往达不到良好传播效果,更不能体现她的风格。因此周报社在处理这篇稿子的时候,采取逆向攻略,弱化翻译角色,按照英文演讲稿的要求,以角色代入方式对其进行了大幅度的编辑,并经过外国专家的反复修改和润色,最终赢得傅莹的高度评价。

2.原文:中美两国的经济总量已经占到世界的三分之一,我们的合作对当今世界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两国关系中的风吹草动都会牵动世界的眼光。

译文: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which together account for one third of the global economy, holds the balance in today’s world and even the slightest sign of trouble will cause a blip on the global radar.

几处灵动的译文处理,不仅生动地还原了傅莹女士聪颖、智慧、优雅的一贯风格,有效提升了演讲效果,还引发了多次传播,有效提升了传播效果。上网后迅速被Huffington Post转载,并被编入《中国学者论国际政治与世界经济》(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编辑,荷兰出版社出版)。

通过国际合作使我们更加清晰地了解外国读者的信息需求和阅读习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必然是一种归化的,或者说是去中国化的翻译理念,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完全放弃中国特色,恰恰相反,周报社所做的一切去中国化的努力,都是为了更有效地对外讲述中国故事,传达好中国声音。

4.专有名词译法“以我为主”的原则,须坚持和遵循

为了避免在去中国化过程中出现偏差和误解,《北京周报》作为国家外宣期刊的旗舰,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领导下,会同中国翻译协会制订了专有名词译法通则,对党政机构名称、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的译法,特别是涉及国家主权等敏感问题的英文表述,做了明确规定。例如:不能为了符合外国读者的阅读习惯,而使用the Spratly Islands称呼南沙群岛,一定要用中国的名称,the Nansha Islands。钓鱼岛:the Diaoyu Islands,不能译为Senkaku Islands。该通则为各类外语报刊准确翻译专有名词提供了依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已经针对学术类、外宣类、外语学习类报刊负责人开展了两期培训,要求各报刊学习、完善通则并认真执行。

近年来,北京周报社积极同英国、澳大利亚相关机构合作开展翻译研讨,主要是从传播效果的视角探讨对外传播中的翻译规律,这些都是创新话语体系的具体实践,不能说有多成功,但探索的脚步从未停下。

本文节选自2015年第5期《中国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