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视点·访谈
会员风采
政策·标准
教育·学术
翻译论坛
译史长廊
译史长廊
首页 > 视点·访谈
“趣”说政治话语对外传播
来源: 中国译协网

(新华社对外新闻编辑部主任 严文斌)

中国政治话语对外传播一般被认为是难度很大因此也是极为严肃、需要格外谨慎对待的一件事情。据我所知,对于“三个代表”如何翻译的“异议”,在过去十几年里,从来没有停止过。所谓武无第二,文无第一,可能正是由于对外传播工作者的这种较真儿劲头,反倒使他们原本紧张、严肃的工作具备了一点点趣味。

新华社对外部旗下“我报道”微信公众号有一个“双语趣”栏目,致力于梳理对外传播工作中遇到的难题和有趣的东西。时政外交等政治话语对外传播方面的“趣味”内容,是“双语趣”最重要,也是最受关注的一部分。这个栏目主要是由一群年轻人在运维,个把中年编辑把关。他们的一些分析和观点包括我本人在内也不见得能够完全苟同,但是他们的视角和思考以趣味化的方式呈现出来,的确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有意思的参考。

下面,我与大家分享一下“双语趣”栏目在中国政治话语对外传播方面的一些“趣味”发现。一是历经几代领导人,中国政治话语模式渐趋明显,套路逐渐固定下来。这种表象被外媒和海外的中国观察家们所捕捉,被他们品头论足的同时,也是对国内对外传播工作者的一个挑战。最有说明性的一个例子,就是政治口号的“数字化”,即我们的政治口号和政策术语,往往追求语言用词上的工整、对仗,然后又被宣传部门用数字加以概括,其模式就是“NX”,比如,“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个代表”,“四个全面”,“五位一体”,“八荣八耻”,等等。

但是,无论这些口号在国内宣传效果如何,对于对外传播工作者来说,处理这些数字化口号,挑战非常大。翻译界和外宣媒体对“三个代表”的英文表述Three Represents还在持不同意见的时候,“四个全面”是否应该翻译成Four Comprehensives又引起了争论。而对于“五位一体”这种高度概括的术语,翻译界和对外新闻传播工作者更是无法进行“数字化”处理。英文版的十八大报告干脆把它译成了overall plan(总体计划)而已:

We must fully implement the overall plan for promoting economic, political, cultural, social, and ecological progress...

如果概括“数字化”政治术语给翻译和对外报道带来的挑战,正如“双语趣”有关文章中的那句话:

面对层出不穷的政治术语,有时候一数胜万言,但有时候却也一数费万言,而其中翻译的滋味,谁知道呢。

二是中国文宣文本模式化、套路化突出的同时,领导人语言个性化趋势渐趋明显,除了沿袭之前领导人喜欢引经据典这一特色之外,他们也在越来越多地使用生活化、接地气的语言,而且这些生活化的语言不仅出现在口语交流中,甚至出现在了重要的政治文件中。如近年来风行于社交媒体的“任性”一词,就出现在了今年李克强总理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

今年点燃“任性”翻译大讨论的是两会政协新闻发言人吕新华。他那一句:“对待反腐……我们可以说是非常任性的”,被现场翻译为capricious。这个词在牛津词典中的解释是showing sudden changes in attitude or behavior(态度或行为反复无常的)。这种处理引起了很大争议。

而李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说的“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又是怎么翻译呢?官方提供的报告英文版是如下处理的:

It goes without saying that powers should not be held without good reason.

这个译本意思上没问题,但是就是太绕。

中央编译局不久前发布的中央文献重要术语译法将“有权不可任性”翻译为:Power is not to be used arbitrarily.这个就简单多了。

其实,通过“任性”的翻译,我们可以看出,许多网言网语本身就是在原有词汇基础上在特定语境中衍生出的新意,所以,如果摸不清这些词语的来历以及说话者的本意,翻译起来的确很难。

而这些有棱有角、意味深长的网络语言,如何翻译到“信达雅”的程度,则更是难上加难。

三是中文语言“诡异”,内涵随语境和使用者的意图而变化多端,而政治传播中则需要很强的原则性和确定性,这给传播者(新闻报道者和翻译者),提出了很大挑战。

十八大之后,新的中央领导集体与记者见面,习近平总书记那句“打铁还需自身硬”如何翻译,就曾引起翻译界广泛争论。

当时,现场译本是:To be turned into iron, the metal itself must be strong.意即“要打铁的话,材料本身必须硬”。但这种理解显然与中国人的惯常理解不一样。问题在于这“自身”是谁的自身?

是材料的,还是锤子的,抑或是铁匠的?CNN与《纽约时报》的翻译,反映了普通人的一般理解,即“打铁的人必须强壮”:

CNN: To forge iron, one must be strong.(打铁的人必须强壮。)

New York TimesTo forge iron, the body must itself be strong.(打铁需要一个强壮的身体。)

而英国《每日电讯报》的翻译选择了另外一种理解,即“锤子得硬”:To forge iron, you need a strong hammer.(要打铁,你需要一个够硬的锤子。)这样一看,打铁学问很大。之所以有争论,与一些俗语表述简洁、往往本身有不确定因素有关,所以就会产生不同的理解,人们借助它表达的寓意也就不尽相同。这时候,语境就很重要。而当时,习近平的原话是这样的:

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的责任,就是同全党同志一道,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切实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切实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使我们的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由此可见,“习大大”此番话,主要是表达加强党纪,改善工作作风之意,即,要始终成为中国坚强的领导核心,共产党必须自身过硬,经得起锤炼。此意下,当时的现场翻译应该算是深得习总讲话之要领。

四是在我们追求地道外文表达的时候,某些“中式英语”表述正在逐渐被外媒“忍受”,甚至接受。

中国政治话语对外传播中,因为严格遵循“忠实原文,不擅自解读”的原则,加之解释起来,冗长复杂,往往中式英语痕迹明显。这是翻译界和对外新闻传播工作者头疼的问题。但是,两个有趣的现象值得注意。

一是我们绞尽脑汁要找出在文化上更接近西方受众、语言上更地道的表达的时候,外媒却往往乐于原汁原味地展现“中国特色”的东西。

2013313日,李克强首次以总理身份会见中外记者,一句“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成为其接地气语言风格的标志。这句话的现场翻译版本为:Talking the talk is not as good as walking the walk. 这个翻译版本很机智,用了英文的两个习语talk the talk(光说不干)和 walk the walk(说干就干),英语读者应该很容易理解其中的意思,而且语言干净利落有节奏,与原文在形式上如出一辙。

但是,有意思的是,英国《经济学家》并未使用他们很娴熟的英语习语来处理中国总理的这句白话。这本杂志提供的版本是:“Screaming yourself hoarse” was not as good as“rolling up your sleeves and getting to work”.

新加坡《海峡时报》的翻译如下:Rather than shouting oneself hoarse, why not throw open one’s shoulders – and take action.

外媒如此处理的原因,有可能是觉得这样生动,原汁原味,会增加稿件的色彩或味道,也能最直观地体现中国领导人的话语习惯。当然,这种方法也离不开必要的解释,但此时的解释往往很短,例如《经济学家》版本中的“and getting to work”,《海峡时报》中的“and take action”。

另一个现象是,我们很难有办法找到达意且地道的英文表述的时候,难免使用一些中国特色的英语,如群体性事件,群众路线等等。这种表述,即使外媒一开始不适应,但慢慢下来,当它们发现这已成为中国某种常态表述的时候,即使不能欣然接受,也学会了“忍受”这些“中式英语”。例如,mass incidentmass line已经被一些外媒在有关中国报道中使用。和前面所说情况一样,这样做,它们的唯一麻烦就是自己再在后面解释一下而已。

但是,外媒为何会忍受甚至接受一些我们的独特表述?迫不得已后面应该另有原因,那就是随着中国国家实力逐步增强,国际地位逐步提高,国际上聆听中国的“欲望”也在增强,这种情况下,“中国表达”便具备了被国际接受乃至再传播的可能性。

对此,“双语趣”作者的感叹是:

因为你重要,所以你的话才有可能被复制与传播。一方面,主动与国际话语体系进行对接很有必要;而另一方面,尝试用自己的表达影响国际话语体系也是争取话语权的题中应有之义。

语言与翻译的问题,本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处在不同领域的对外传播工作者,如新闻媒体,外交翻译,图书出版,在时效、表达风格等方面各有不同要求。

最后欢迎大家关注新华社“我报道”微信公众号(wobaodao),欢迎关注“双语趣”。

 

本文节选自2015年第5期《中国翻译》